雙11給快遞帶來的11個改變

來源:驛站 | 2019-11-13 16:25 | 作者:驛站老鬼

  第11個“雙11”如期而至。

  既便對此早已熟悉不過,當看到數據不斷刷新時,相信你依然會激動如初。以絕對的“主場玩家”天貓為例——

與此同時,主力快遞玩家也陸續披露了自己的相關“節點數據”——

  這個“成績單”仍在繼續更新,最終數據也將會定格在今天午夜時分。老鬼的朋友安德華一邊刷數據,一邊跟老鬼追憶往事。

  確實,“雙11”走到第11年,有太多值得書寫和記錄的故事,哪怕只是一瞬間。

  實際上,這些改變早已通過“雙11”深深印刻在中國快遞的進階之路上。

  從“100億”到“600億”

  淡季旺季、波峰波谷、日均億件……不斷沖高的業務量是“雙11”給快遞帶來的最大改變。

  因為“雙11”的存在,快遞出現明顯的淡季旺季;因為“雙11”的存在,快遞企業需要提前半年甚至一年為業務量波峰儲備產能;因為“雙11”的存在,快遞員成為對季節性用工需求最旺盛的職業之一。

  因為“雙11”的存在,“快遞”成為新時代最具中國特色的服務。

  從“爆倉”到“包倉”

  最初幾年的“雙11”讓“爆倉”這個業內術語成為全民皆知的熱詞。當時,面對突如其來的海量包裹,被“爆”掉的不只是“倉”(分撥中心),中端運輸和末端配送同樣不堪重負。

  時至今日,在圖片搜索引擎內輸入“爆倉”二字,首先出現的還是一張張快件如小山般“涌”出網點,“流”到街上的圖片。

  如今,“爆倉”不再像當年那樣常見。為應對“雙11”帶來的變化,快遞的玩法也不再像當年那樣簡單,很多玩法甚至比“雙11”促銷規則還要復雜。

  這些玩法就像雙刃劍一樣。用對了,傷敵一千;用錯了,自損八百。和“爆倉”發音極其相似的“包倉”就是其中最常見的一種。

  從“手動”到“自動”

  “大頭筆”,對很多老鐵來說,是一段既近又遠的回憶。說它近,是因為電子面單和大數據分單全面取代“大頭筆”就是這幾年發生的事;說它遠,是因為行業發展太快,現在回想起來有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。

  在“雙11”的帶動下,快遞業務量增長之快,已遠超人力所能處理的范圍。從“貨找人”的自動分揀到頻頻路測的無人駕駛,越來越多的快遞環節正在從“手動”變為“自動”。

  就算是之前曾被認為無法被自動化設備取代的末端配送,面對已經到來的5G萬物互聯時代,誰還敢斷言快遞員永遠不會失業?

  從落地配到即時配

  為適應“雙11”帶來的變化,快遞技術快速演進的同時,產業形態也在不斷變化。

  其中,最具代表性的是落地配和即時配。前者代表了快遞分工細化;后者則是快遞與移動互聯網技術“虛實結合”的產物。

  從快遞演化出的新業態,也在不斷沖擊快遞本身。最典型的例子是外賣和即時配送對同城快遞市場的沖擊。外賣和即時配送發展勢頭之迅猛,像極了當年急速狂奔的快遞。很多快遞員在轉行時都會選擇外賣騎士。原因很簡單,工作時間更短,單位性價比更高。

  從“快遞”到“準遞”

  用戶需求同樣也在變化。

  早年的“雙11”比誰送得快,現在的“雙11”比誰送得準。相應地,快遞員的工作難度也越來越大。

  家里沒有人、現在在開會、能不能下午/晚上/明天再送……要找準機會把快遞送出去,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  好在很多時候,對用戶來說,送得快就等于送得準。

  從“快遞小哥”到“快遞大叔”

  “雙11”最缺啥?買東西買“上頭”了,缺錢;賣東西賣斷貨了,缺貨。對快遞公司來說,就倆字,缺人。

  雖然快遞員通常被稱為“快遞小哥”,但這個職業實際上也正面臨“老齡化”問題。快遞員本身流動性極強。因為勞動強度和工作壓力大,很多年輕人干一兩年就會換其他工作。平時尚且如此,更不用說“雙11”。

  “85后”到“95前”是當下快遞員的主力軍。對他們來說,這工作雖然累,但相對自由。而對伴隨電腦長大的“95后”和伴隨手機長大的“千禧一代”來說,快遞是他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,但恐怕沒有多少人愿意承受這樣高強度的工作。

  從“規模經濟”到“平臺經濟”

  和快遞員相比,網點老板更難。上面是從總部到各級分部壓下來的考核,下面是干得不開心就走人的員工。網點老板很多時候就像“夾心餅干”,兩頭不討好。

  前幾年,“雙11”帶來的快遞業務量增長讓快遞網點尚且能靠“規模經濟”“走量”存活。

  近兩年,價格戰愈演愈烈。量越大,虧損越嚴重。很多網點都走上了從“規模經濟”到“平臺經濟”的轉型之路。微商、直播、代購、零售……只有想不到,沒有做不到。

  快遞,漸漸成了很多快遞網點的副業。

  從“百花齊放”到“七星連珠”

  雖說網點靠“規模經濟”已經很難發家致富,但總部還處于全力爭奪市場份額的擴大規模階段。

  老鐵們還記得第一年“雙11”時有哪些主力快遞玩家嗎?又有誰從那一年一直走到現在?拋開“國家隊”郵政老大哥不談,民營快遞企業從十幾年前的“百花齊放”到今天的“七星連珠”——順豐、中通、韻達、圓通、申通、百世、德邦。這就是規模經濟——強者愈強,最強者恒強。

  誰會是第八顆星?有沒有第八顆星?一切都是未知。

  但已知的是,大魚吃光小魚,最小的大魚就成了小魚。

  從“菜鳥”到“老鳥”

  現在的快遞市場,最大的大魚卻不在“七星”中。

  早年“雙11”的“爆倉”讓阿里意識到,在一天內集中釋放消費需求會給下游快遞公司帶來嚴重負面影響。當時,阿里并沒有統一對接快遞公司的部門。

  可以說,“雙11”“催生”了菜鳥網絡。

  菜鳥剛“出生”時,沒有人知道它能不能飛,能飛多遠,飛向何處。僅僅過了幾年,初生的“菜鳥”成長為叱咤快遞江湖的“老鳥”。背靠阿里,縱橫捭闔,顧盼生威,一張聯通國內外市場的智能物流骨干網呼之欲出。

  從城市到農村

  如果把11個“雙11”根據消費熱點分為三階段,大致是——早期看城市,中期看國際,現在看農村。

  “雙11”目標市場的變化也對快遞產生了深遠的影響。高度依賴電商發展的快遞公司必須跟隨阿里、京東和拼多多們將市場渠道下沉到農村。

  廣闊天地雖說可以大有作為,但對以加盟制為主的快遞公司來說,中國的農村地域實在太大,大到僅憑一己之力無法完成網絡覆蓋。

  共同配送成為快遞公司在很多地區完成鄉鎮網絡建設的標配。即便是這樣,很多農村網點依然入不敷出,于是便出現了近來被政府管理部門大力整治的末端違規收費問題。

  農村市場潛力無窮,但農村問題也無比復雜。對快遞公司來說,誰能率先在農村市場摸出一條行之有效的路子,誰就把握住了市場競爭的主動權。

  歡迎你來說說

  說了這么多,“雙11”給快遞帶來的最后一個改變,希望由老鐵們都來說說。


【聲明】物流產品網轉載本文目的在于傳遞信息,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或對真實性負責,物流產品網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。如發現文章存在版權問題,煩請聯系小編電話:010-82387008,我們將及時進行處理。

10秒快速發布需求

讓物流專家來找您

四川时时彩真的吗